山里那间小屋

  • 文章
  • 时间:2018-10-08 17:55
  • 人已阅读

  我的田园在大山深处,是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小山村。村中的屋宇依山而建,两个山谷的溪水,在村中会合,在向村北流去。

  登上山顶,看村中的河流,一条溪水从东北流过来,另一条溪水从西北流过来,在村核心会合后,再向村北流走。跟着山谷,构成丫子型。

  在村中,溪水交汇处不远,有一处六间起脊瓦房和面积不大的操场,这等于田园的村小学。我三个姐姐,是在这所小学念书结业的。我也是在这所小学结业的。我的女儿,也在这所小学读过书。村落里,几代人,都在这里读过书。

  就在那几间起脊瓦房课堂的西侧,有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耳房。这间耳房,锅灶连着炕,报纸糊的墙,报纸糊的棚。狭窄的屋内,火炕和灶台占居一多半。地下放着一个刷着浅黄色油漆的办公桌,靠北墙角放着能装下一担水的暗褐色水缸。这里等于我的,也是村落里许多人的,小学张教员的睡房。

  如今,田园人丁在淘汰,村落里已没有了小学。昔时的小黉舍舍连同张教员寓居过的那小屋,已拆掉建起了民房。可是,田园山里,张教员寓居那间小屋,怎么也从的心里中的抹不去。那山里夜晚,从那间小屋发出微弱的灯光,已明晰的储存在我的影象深处。大山里的夜晚,万籁安静,惟有天上的星星和张教员小屋的灯光,闪耀着给人以希冀的毫光。

  我们这些山里的野孩子,懵懵懂懂走进黉舍。

  是张教员,教我们识字,教我们算数,教我们讲卫生,懂懂礼节。

  张教员,教我们朗读新诗。教员一句,我们一句。

  “白昼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白昼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我们朗读新诗的声响,跟着悠悠的山风,在山谷里回荡。如今,回想起来,这是怎样令人感动的情形?安静的小山村,衰弱的张教员,在教儿童朗读新诗,这画面必然很唯美。

  张教员浑朴男中音教我们唱歌。

  “我们工人无力气,”

  张教员,用手势打着无力的节奏。

  我们齐唱“嗨!我们工人无力气!天天每日事情忙,嗨!天天每日事情忙,盖成了高堂大厦,修起了铁路煤矿,排印得全国变呀么变了样!”

  我们歌手响亮,我们热血沸腾,我们信心百倍。

  张教员带我们旅行。夙起翻山越岭,乘坐小火车,去城市公园,看老虎,看山公,看孔雀,喝着汽水,吃着饼干。

  成年之后,即便去国内外游览圣地旅行,也没法与童年时分,张教员带领我和同学一同旅行的美妙比拟。

  张教员五十年代师范结业就进山做老师,在大山里一干,等于几十年,一向到退休才脱离。

  张教员,即在山村教书育人,也是田园同乡们的知心人。非论谁家,有个小事小情,拿不准主见,都情愿和张教员磋议。村里,谁家有个红白事情,必然要请张教员到场,写祝词衬托氛围,写悼词寄予哀痛。张教员,不光是他教过先生的教员,也是全村庄户人家的教员。

  近年来,村落年轻一代大多外出打,村落学龄儿童不竭淘汰,村落黉舍撤并,许多村落已没有了小学。

  一个村落没有了黉舍,没有了老师。如许的村落,似乎是缺少了甚么?

  一个村落非论如许偏僻,只要有一所黉舍,那边间隔文化,就不再很悠远。一个山村,不管被大山怎样层层包抄,可是,只要有一所小学,有一名老师,这个山村就会有希望的。因为,那所黉舍,那名教员,会给那边的孩子们,支撑起胡想的天空。

  山里,那间小屋的灯火,一向在我心头闪亮。因为,是那盏灯火,照亮了我们这些山里孩子生长的途径。

上一篇:一个人的悲喜

下一篇:快乐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