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干的滋味

  • 文章
  • 时间:2018-09-23 15:58
  • 人已阅读

  林老师:

  

  请您原谅一个终日忙于家事的主妇,她以这封信代替了本应亲往拜访的礼貌。

  

  写信的动机是由于小儿振亚饭盒里的一块萝卜干,我简单地讲给您听。

  

  这件事发生已有多久,我不知道,我发现则才有三天。三天前,我初次发现振亚带回的饭盒中有一块萝卜干时,并未惊奇,我以为那是午饭时同学们互尝菜味所交换来的。但当第二天饭盒的残羹中又是干巴巴的萝卜干时,不免使我生疑,因而仔细看了两眼,这才发现垫在萝卜干底下的,是一小堆粗糙的在来米(籼米——编者注)剩饭,我们家向来是吃经过加工碾拣的蓬莱米(粳米——编者注)的,因此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缘故。同时我又发现这个看似相同的铝制饭盒,究竟还有不同之处:我们的饭盒,盒盖边沿曾被我在洗刷时不慎压凹了一小处。这个饭盒连同里面的饭菜,显然不是振亚早晨所带去的。但是我没有对振亚说什么。第三天,就是昨天早上,我装进饭盒里的有一块炸排骨,我有意在等待这事的发展。果然,振亚带回的饭盒中,没有啃剩的骨头,却仍是干瘪的萝卜干。而且奇怪的是,我们自己的饭盒又换回来了。

  

  我相信这不是偶然的错误,而是有计划的策谋,有人在干着偷天换日的勾当。这是出于某一个人的行动,他所作所为,无非是想攫取我儿的营养,怎能不教做母亲的我痛心!

  

  林老师,您或许知道,我们并非富有之家,我的丈夫靠微薄的薪水养活一家,因此在每天给他们父子俩的饭盒里,无论装入的是一块排骨、一个鸡蛋或者一只鸡腿,我都会想到它来之不易。它是为了丈夫的辛勤,儿子的发育,我的节俭,才勉强做到的。所以我不客气地跟您说,我们是禁不起这样被人偷取的。

  

  我也知道,在您的教育之下,是不可能使人相信有这类事发生的,但事实摆在这里,又有什么办法。为了我儿的营养,我只好求您费费心,查明是哪个偷天换日的聪明孩子干的。萝卜干偶尔吃一次是香的,但是天天吃,顿顿吃,您想想是什么滋味。怪不得那个孩子想出这样巧妙的办法,那臭烘烘的萝卜干,他早就吃够了!

  

  为了您调查的方便,我想告诉您,今天早上当着振亚的面,我在饭盒里装进了一个大肉丸,您可以看看,到底是哪个今天要倒霉的孩子在吃这个大肉丸。

  

  敬祝

  

  教安

  

  朱夏荔媛上

  

  朱太太:

  

  工友送进您的来信时,我刚在饭厅里坐定,四十多个孩子正窸窸窣窣地吃着各人的午饭,我却停箸展读来函。我以怀疑的心情打开您的信,却以快乐的心情读完它,现在我以无比轻松的心情写信给您,同时告诉您,我捉到那“贼”了,您所说的,那个“偷天换日”的聪明孩子被我捉到了。我纳闷儿了三天不能猜透的事情,因为您的来信而获解决,这怎能不教我轻松愉快呢!就是在我执笔给您写信的这当儿,激动的情绪仍持续着,因为有一张真挚可爱的小面庞深印于我的心上,为了这些纯真的孩子,我也愿意终生献身于儿童教育!

  

  我先告诉您三天来的情形,再讲我是怎样捉到那小贼的。这里吃饭的情形您或许早已知道,孩子们每天早晨到学校后,便先把各人的饭盒送到厨房去,交给大师傅老赵,他便放进大蒸笼里。午间各人到厨房去取蒸热的饭盒,厨房旁边是一间大饭厅,大家都在那里吃午饭。我也不例外,一向是陪着孩子们一同吃的。

  

  三天前吃午饭时,当我正举箸,刘毅军站了起来,他说:“老师,有人拿错了我的饭盒,这……这不是我的。”我抬头望去,可不是,饭盒打开来,横躺在热腾腾的蓬莱白米饭上的,是一只香喷喷的红烧鸡腿,我知道那确实不会是刘毅军的。我便对同学们说:“是谁拿错了饭盒?是谁带了有鸡腿的饭?”

  

  等了几分钟,也没有人来认换。也难怪,饭盒的大小样式几乎都是相同的,而且家里给装了什么菜,孩子们也知道的不多。既然没有人来认领,只好叫刘毅军吃了再说。毅军津津有味地吃着鸡腿,十分高兴。不是我看不起刘毅军,无父的孤儿,靠寡母穿针引线替人缝补度日,如果不是有人拿错了,他哪摸着鸡腿吃呀!

  

  可是第二天,同样的情形又发生了,我也不免奇怪,这是怎么一回事?当刘毅军打开饭盒,又惊奇地喊着有人拿错了的时候,同学们都停下筷子围到毅军的面前看。今天换了,是一块炸排骨。我问毅军自己带的是什么菜,他很难为情地说:“只有一些萝卜干,老师!”

  

  我对同学们说:“看看谁拿错了饭盒,炸排骨换萝卜干可不划算!”同学们听了哗然大笑,却仍无人来认领。我虽也觉有趣好笑,却不免纳闷儿起来。刘毅军也以想不通的样子吃下了这顿排骨饭。

  

  今天,当我们正为那个像小皮球一样大的肉丸惊疑时,您的信来了。我在未打开信时曾对毅军开玩笑说:“这是上帝的意旨,你吃吧!”因为他和他的母亲都是基督徒,是宗教的信仰,才使他们安于吃萝卜干的命运吗?

  

  说到萝卜干,我实在还应当把一些情形说给您听:刘毅军的母亲,在我去做家庭访问的时候,她并不避穷,很坦白地对我说,一日三餐的筹措,是如何艰难,所以,她要我善为教育她的独子毅军。在这一点,毅军倒从未使人失望。当毅军的母亲和我畅谈家常的时候,她家的院子里,正晾着一篮篮的萝卜干。指着那些被吹万博体育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在线娱乐平台,万博首页是澳门万博首页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万博送彩金88一直保持了良好的形象,无论是客服态度还是提款速度上,万博体育在线网址有着最全面的免费服务,是您休闲娱乐的最佳伴侣. 满尘土的萝卜片,她对我说:“老师您看,我晾了这许多萝卜,可也不是花钱买来的,附近有一家菜园,种了许多萝卜,当人家收成拔萝卜的时候,我就赶了去,把人家扔掉不要的萝卜头、萝卜根、坏了心的、脱了皮的,统统拾了来。我再挑拣一遍,晒晒腌腌,可以够我们娘儿俩吃些日子的。”

  

  朱太太,您问我萝卜干吃多了是什么滋味,我想毅军的母亲吃着它的时候,当觉其味无限辛酸。就是毅军,在他长大以后,回忆起他嚼萝卜干的童年时代,也该有不少的感触。如果有一天,他能读到明朝三峰主人为他的朋友洪自诚所着《菜根谭》写的序中的“谭以菜根名,固自清苦历练中来,亦自栽培灌溉里得,其颠顿风波,备尝险阻可想矣”这几句话时,他会觉出,当年所嚼的萝卜干,实有一种“真味”。

  

  我跟您扯得太远了,让我们再回到饭厅里去。我读完您的信,停箸良久不能自已。我草草吃完饭,顺着饭厅巡视一番。走到那个圆圆红红小脸蛋儿的孩子面前,我停下了,这孩子抬头看见了我,有点做“贼”心虚,急忙用筷子把饭盒里的萝卜干塞到在来米饭底下。我却在他旁边的空位子上坐下来,侧着头在他耳旁悄声问道:“萝卜干的滋味怎么样?”他先是一惊,随后竟装着若无其事地回答我:“很甜,老师!”

  

  很甜!我站起身来,回味着他这句话,想着您的来信,不由得抿嘴笑着走出饭厅,可是身后响起了跑步声,有人跟出来了。“林老师!”我回头站定,是小红圆脸,他气喘吁吁地跑到我面前,“老师不要讲出去吧,刘毅军的家里实在很穷,他天天吃白饭配萝卜干,所以……”

  

  我的个子已经很矮,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小男孩还比我低半头,他的胸襟却是如此辽阔无边!

  

  写到这儿,您已经全部明了了吧。您要我调查的那个“偷天换日”的孩子,我捉到了,正是令郎朱振亚自己!

  

  我当时点头示意答应了振亚的请万博体育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在线娱乐平台,万博首页是澳门万博首页推出的一个现金赌博平台,万博送彩金88一直保持了良好的形象,无论是客服态度还是提款速度上,万博体育在线网址有着最全面的免费服务,是您休闲娱乐的最佳伴侣. 求,见他结实的小身影走回饭厅,我才无限激动地回到自己的房里来。我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想,这萝卜干到底是什么滋味?它实在是包含着人生的各种滋味,要看什么人在什么境遇下吃它。

  

  我又想,虽在如此纷乱丑恶的人间,善良的本性却并未从我们的第二代身上失去,这是多么令人喜悦的事情。

  

  我不断地用毛巾擦着,想着,擦了这么久才发现,我没有在擦油嘴,却擦的是眼睛。哟,真奇怪!我原是满心的高兴,为何却流泪?

  

  当您看完了这封信,打算怎样处理这件事呢?您会原谅“偷天换日”的孩子吗?我倒要为我的学生向您求情了!

  

  此复并祝

  

  快乐

  

  林××上